• 风雨沧浪桥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0-26  作者:虎林纪委宣教室  发布单位:宣传部  浏览量:27769

  •  沧浪桥位于重庆市濯水古镇。它静静地横卧在阿蓬江上,木质桥身,重檐歇顶,形如波浪起伏,状若龙行凤舞。桥下,静水深流,一艘白色游艇正飞驶而过,在苍青色的水面划出洁白如银的光练,水波荡漾,令廊桥安静的倒影轻轻飘摇。岸边,水草丰美,或青或黄,柔柔地与江水、廊桥相映成趣。水鸟不知栖在何处,不时地传出“叽叽叽叽”的啁啾鸣唱,有一种隐匿的欢悦气息……
      早有人介绍过,这座廊桥建于唐朝,相传是江东一位土司王子为家住江西岸的蒲花公主而建。不承想,爱情的初心,也化作了造福两岸人民的福音桥。2013年,千年廊桥遭遇大火,化为灰烬。濯水人悲叹之际,把染黑的江水清淤,把滩涂建成湿地,把荒地辟为花园,把倒伏的水草小心地扶起,给水岸的空地种上芭茅,在旧址上建起了这座新廊桥。新廊桥,依然叫作“沧浪”,却已是集廊、塔、亭、阁于一体,横跨濯水古镇内河、阿蓬江和蒲花河,有“世界第一风雨廊桥”之称。
      耳畔,响起古老的吟唱之音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廊桥之所以叫沧浪,莫不是与濯水的“濯”字相呼应?沧浪,这苍青色的水呀,濯我缨,濯我足,更濯我心,濯我民情!
      已是傍晚,顾不得舟车劳顿,我去走廊桥。
      印象中廊桥就是一条直直的走廊式通道,哪知这座廊桥路面却如流线,高低起伏,上上下下,需要时而拾级而上,时而沿阶而下。如果你脚步轻快跳跃,那真是一种随波浪起舞的感觉了。我就是这样迈着舞步式的步子,登上了层塔亭,来到最高处的中心楼阁。这里,濯水风光一览无余。
      东望,廊桥顶面龙鳞高耸,龙身隐没,古镇街道若隐若现。
      西望,廊身蜿蜒,看不到桥头。极目处,是漫天柠红霞光,霞光披拂下的山脉,逶迤秀美。
      向桥北俯瞰,一片草木花卉间生长的江滨湿地,色彩缤纷恍如春天。紧贴着泥土,一垄垄红色的花连着橘色的花,水草怀抱着浅浅清清的水塘。三三两两衣着鲜艳的女子,在花间栈道上漫步,一群孩童嬉闹追逐,笑声盈盈。
      而桥南,竟是一个太极、如意图案相交错的开阔半岛,岛中还有小岛,水汊、石径、花木、木桥纵横交叉,俨然一幅经过精心设计的图画,有人在画中或坐或立或行,下棋座谈,一派逸然。远处,青山峰峦迭起,优美极了……
      濯水之美,竟然没有死角。
      从高高的楼阁下到底部,瞬间,我又被那茎干高深、花穗紧簇的密密芦竹震撼到了。
      廊桥两边的花园,沿桥身种植着一大片芦竹。芦竹,在濯水叫芭茅,更称蒲花。不知那蒲花之名是否源于蒲花公主。蒲花正是开得最盛的时候,高高地立在枝头,一枝挨着一枝,却又枝枝独立,枝枝向天,骄傲,自由,清风一来,摇曳生姿。西天际,此刻成了它们最美的布景。那晚霞,碎金一般铺了半边天,而阿蓬江,已被漫天的流霞染成了青底金彩的水粉画!波光潋潋,天色斑斓,怎一个美字了得!太美了!我一面拍照,一面赞叹!
      被美景所诱,一步一停,658米的廊桥竟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待到返回桥头,已是华灯初上,廊桥上灯光齐亮,通体透明,如龙似凤,又齐齐地扑入阿蓬江中,水上水下璀璨辉煌。这是人间仙境,还是天堂幻影?!
      我醉了,我陶醉了。
      好一座廊桥,好一道江水,好一个濯水,好一曲沧浪歌吟!
      廊桥睡去,我也睡去。
      我醒来的时候,廊桥也醒来了。
      晨光中,那苍青色的水呀,和如龙似凤如彩虹的廊桥,还原为大自然生态原色,尽情融入天地之风、天地之气。
      我忍不住再去走廊桥。
      廊桥安静得很,江水是安静的,水草是安静的,房舍也是安静的。只有小鸟在栏杆上飞跳,旁若无人地啁啾。而偶尔一两个行人踏出来的脚步声也那么动听,那么富有节奏,反衬得一切更加静美。
      远处的山峦间开始有雾了,淡淡的雾迷蒙地轻轻地飘着,给山水罩上了一幅水墨画的感觉,那些桥,在水上的桥倒映在水中。那幅有太极如意意味的半岛,和花团锦簇的北面花园,此刻也不像昨天那样有人在交谈、玩耍、嬉闹,但见水光潋滟,蒲花生长。那蒲花,吸收了一夜的天地精华之气,又高了,又丰润了。
      灰白色的民居,安安静静地矗立在两岸,像守护着这座廊桥。这是世界上最长的廊桥,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廊桥,这是世界上最能遮挡风雨的廊桥啊!
      我寻找着最佳的角度拍摄廊桥,但是无论我怎么拍,都无法一下子把整座廊桥收进画面当中,它太长了。
      廊桥的西头也是一个花园,叫蒲花园。蒲花园上空飞架着高架桥。花园里,树木修剪成花棚花树的形状,就连桥柱,那一根根高高的桥柱也用绿色的藤蔓植物环绕包裹,中间贴上了瓷砖,光洁的瓷面上嵌着蓝色的花,雅致极了。于是,钢筋水泥的桥柱成了一棵绿树,成了别具一格的花柱景观。远方白色的雾越来越浓,只露出黛色的山峦,做了它的陪衬。
      美的桥,美的街道,美的江流,美的青山,美的花园公园,美丽的绿水青山!
      我心愉悦至极。
      风雨廊桥,刮风下雨时它真能为行人遮风挡雨吗?
      我问保洁员。三两个保洁员在优雅地拖着地板,她们动作轻柔,生怕用多一点力就会破坏地面。木质的地板泛着古色古香的光。保洁员自豪地笑。能啊,廊桥始终能够保持干燥。下大雨的时候,雨水也会飘进来。但你看呀,这是人字形廊桥,青瓦木梁,又这么宽绰,有五十米呢,四面通透,雨水自然不会浸到桥中间来,雨水一过,桥面会立即恢复干燥。
      我顺口问道,你们很爱这地方吧?保洁员又笑了,你看,我们有那么好看的廊桥,那么好看的水,那么好看的山,人和人之间也没得大事。要是不喜欢这个地方,不是傻子嘛!
      保洁员指指桥,指指江,又指指山。我被她们骄傲又风趣的话逗笑了。
      一位男士站在旁边,看上去像是廊桥管理员,他插话道:这些年黔江搞脱贫,搞文化创新,又大力发展生态旅游,濯水落实得好,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越来越好,自然越来越热爱自己的家乡了!
      望着他们,我猛然醒悟,濯水古镇,正是因为有像他们一样热爱这里的青山绿水、为这里的一草一木付出汗水与心血的人民,阿蓬江,廊桥,湿地公园……才能各美其美,美美与共,形成并保持一个完整而现代的生态体系。
      说着话,天空飘下细雨,廊桥显出了它作为风雨桥的意义。果然,雨水只在窗棂边探了探,根本飘不进桥里面,行人在廊桥安然地行走,毫不影响。
      雨水是温柔的、甜润的,沾染着秋水的气息,和飞鸟的鸣叫。
      再次走过廊桥,我觉得我已走过了濯水的悠久历史,走过了廊桥的风风雨雨。
      廊桥,连接阿蓬江的东西两岸,更连接着由濯水延伸开去的大千世界。
      雨很快就停了。太阳升起来,温情地照耀着古镇的山山水水,照耀着廊桥这梦境一样美好的存在。青山沐着酒红色的光,阿蓬江闪着碎银般的光,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恬静的光。一切,都已经在光尘中。(王子君)



    友情链接:中央纪检监察网 | 黑龙江纪检监察网 | 鸡西纪检监察网 | 虎林政府网 | 虎林新闻网 | 虎林先锋网

    主办:中国共产党虎林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| 地址:虎林市西岗路与解放西街交叉口

    黑ICP备17006743号  公安网监备:23038102000007号